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
新闻中心
行业资讯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资讯

经济日报:驳“中国新能源产能过剩论”

信息来源:中国能源网 | 作者:官方发布|行业资讯|浏览次数:200
2024-05-09

宝马集团日前宣布,对沈阳生产基地增加投资200亿元,以期2026年实现宝马“新世代”车型本土化生产。跨国公司的判断抉择和注资“投票”,体现了对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良好预期,有力驳斥了美国一些人炮制的“中国新能源产能过剩论”。

近期,美国部分政客和媒体联手炒作所谓的“中国新能源产能过剩论”,企图为对华实施更多经贸限制措施提供借口。这些针对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奇葩论调和无理攻击不外乎三点:

其一,指责中国新能源汽车产能远超需求,成为“世界难以承受之重”。这种论调声称,当前中国新能源产能过剩,正给各国产业发展、企业生存和民众就业带来压力。

产能过剩,通常指行业实际生产能力相对市场需求过高,导致供过于求。具体到新能源汽车产业,意味着消费增长乏力,行业产能利用率偏低,企业不得不停工停产。但实际情况是,中国新能源汽车呈现出旺盛的市场需求与强劲的增长动力。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,今年一季度,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分别达到211.5万辆和209万辆,同比分别增长28.2%和31.8%,市场占有率达到31.1%,市场规模持续扩大。

刚刚闭幕的北京国际车展人气爆棚,新能源汽车备受青睐。众多跨国车企高管也在现场感受到了观众对新能源汽车的热情,纷纷表示“将加快推出电动化产品”,跟上“中国速度”。那些散播“中国新能源产能过剩论”的人却对此视而不见。

汽车是高度全球化的产业,也是决定一国工业化进程、支撑能源革命和吸纳时代最新科技的主要力量。当前,世界第三次能源革命和第四次工业革命共振,新能源汽车成为充满希望的战略性新兴产业。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,判断相关领域产能是否过剩,不仅要看国内市场需求和产业运行状况,更要看全球市场需求、产业发展趋势及潜力。

从全球市场来看,当前新能源汽车产能远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,特别是许多发展中国家对新能源汽车潜在需求巨大。去年全球新能源汽车销售1465万辆,同比增长35.4%,主要国家的市场平均渗透率仅为16%。根据国际能源署测算,2030年全球新能源汽车需求量将达4500万辆,是2023年的3倍多。这意味着,未来10年全球新能源汽车需求将持续强劲增长。

从产业发展趋势及潜力来看,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同样值得期待。当前中国汽车市场“油转电”已经跨越分界线。全国乘联会数据显示,今年4月上半月,中国新能源乘用车零售渗透率为50.39%,首次超过传统燃油乘用车。这表明,新能源汽车已成为市场主流。趋势累加的效果,会随着时间推移,为未来新能源汽车发展开拓更大市场空间。

其二,声称中国新能源汽车发展高度依赖政府补贴,导致“不公平竞争”。这种论调承认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已具有全球竞争优势,但优势是凭借“国家巨额补贴”形成的,称世界上“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那样大力补贴其优先产业”,由此抛出了“扭曲全球市场”的荒谬指责。

中国新能源产业蓬勃发展,依靠的是企业持续自主创新、更稳定安全的供应链、更高的产业聚集度、更充分的市场竞争,以及超大规模市场为技术快速迭代提供的有力支持等。这些因素共同促使中国新能源汽车在产销规模、技术创新、产业链培育等方面实现突破并领先世界,形成了强大竞争优势。反而是美国在2022年出台《通胀削减法案》,宣布将提供高达3690亿美元,为包括美国新能源汽车在内的清洁能源产业提供税收激励和补贴,且将中国等国家有意排除在外。如此“双标”,对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才是真正的不公平。

其三,污蔑中国新能源汽车国内市场消费不足,不得不“海外低价倾销”。这种论调宣称中国新能源汽车在海外低价倾销,给中国造福全球的优质产能扣上“伤害他国产业”“冲击世界经济”的帽子。

事实是,中国新能源汽车不仅没有低价倾销,而且在海外市场售价远高于国内。以比亚迪海豚为例,其国内售价为11.68万元起,而在德国售价为3.599万欧元起(折合人民币约27万元),后者是前者的两倍多。作为一家盈利公司,比亚迪的生产成本必定低于海外销售价格。这反过来证明,美国一些人所谓“低价倾销”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。

英国《星期日泰晤士报》刊登文章说,“中国没有以低于本国售价或者亏本的价格‘倾销’”,并称“将最便宜的电动汽车拒之门外是荒谬的”。中国凭借电动化智能化优势,为全球市场提供了物美价优的新能源汽车,让更多国家民众享受到了高性价比产品带来的便利和好处,增进了全人类福祉。中国新能源产业为全球提供了优质稀缺的产能,未来市场发展空间广阔。

面对全球气候变暖,美国《纽约时报》网站报道称,“在全球努力延缓气候进一步变暖的所有变革中,电动车销售是符合实现气候目标的唯一类别”。不难看出,当谈论应对气候变化时,美国一些人认为新能源产能仍然不足;而谈到中国新能源产业时,又指责“产能过剩”。美国一些人一边要求消费者转向电动车,却又试图阻止中国价格更优的电动车向全球供应。如此自相矛盾的背后,显然不是中国“产能过剩”,而是美国一些人“焦虑过剩”。

焦虑中国新能源产业跑赢自己,这种心态可以理解,但缓解焦虑的办法不能是给跑在前面的选手使绊子、扯后腿,搞不公平竞争,而应把精力放在提升自己的“速度”和“体力”上,凭实力赶上甚至超越。事实上,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,制造业资源配置很难在一个国家完成。生产一辆新能源汽车,往往需要多个国家、多个企业合作协同。美国一些人想方设法打压中国新能源汽车,其实也在破坏全球产业链稳定性,伤害产业链上其他国家的利益。

从所谓“中国威胁论”,到“中国冲击论”,再到“产能过剩论”,不断构建“中国威胁叙事”的变体,实则为美国一些人破坏公平市场原则找借口,为保护主义经济政策寻辩护。但这一次的表演,如同在悬崖上高速飙车,再高超的车技也无法避免翻车的风险。